返回列表 发帖

家云燕:理性主义者的远行

转自:2005年09月22日 14:43 《首席财务官》杂志
 2005年北京初秋的天气湿热得让人感到压抑。在北京东南郊的一幢写字楼中,谈及自己的职业理想,家云燕的思路异常清晰,“我想我是一个合格的财务经理,至少两年之内,我会在这个职位上继续锻炼自己,每个高级财务经理人可能都希望做CFO,我想那是下一步的目标,这中间的路还有很长。”

  家云燕刚刚加盟一家港资公司担任财务经理。尽管最近一段时间常常加班到深夜,家
云燕却没有表现出一丝倦意,“在这里开会是真正的头脑风暴,大家讨论的很激烈,每个人都能充分发表意见,共同找出最好的办法,我很喜欢这里开放式的文化。”

  曲线起航

  在传统观念中,作为财务经理人,具备会计专业背景似乎是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家云燕的职业曲线却有完全不一样的起点。1990年,家云燕考入山西财经大学统计学专业。“现在有很多非会计专业的人在从事会计和财务工作,因为在中国的教育体制下,考大学时学的专业未必是自己喜欢的专业,山西财经是我的第二志愿,尽管报了会计专业,还是被录取到统计专业,我没有选择的权力,当时感觉很失落,前途也很迷茫。”

  1994年大学毕业后,家云燕随即考入北京商学院企业管理专业攻读硕士研究生。“考研究生对我来说是人生很重要的一个转变,因为在哪里上大学往往会决定一个人的眼界,现在回头看4年大学生活,我感觉基本上没有学到什么东西,只是给我提供一个考研究生的契机,让我有机会来北京读书。”

  让家云燕备感遗憾的是,当她面临第二次选择时,再次与会计专业擦肩而过。“我很想考会计专业的研究生,但当时正赶上中国会计制度转轨,在会计理论变革时期,找不到合适的教材,也不知道该学什么,只好放弃报考会计专业,转而攻读企业管理专业,研究方向是市场营销。”

  两次错过丝毫没有打消家云燕从事会计工作的渴望。“我始终觉得会计是可以一辈子从事的事业。”1997年,家云燕研究生毕业时通过
公务员考试,进入国家审计署,从事企业审计工作。“审计是我从事会计职业的起点,刚参加工作就被派到山东做国有企业审计。为了做好审计工作,我读了很多会计理论方面的书,但缺乏实际经验,实际上那些企业的账当时也没看懂。”

  在审计署工作的一年时间里,家云燕依旧感觉迷茫。“那种迷茫和在学校里的迷茫是一样的,可做的事情很少,也学不到什么东西。” 沉寂,还是下海?家云燕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1998年,恰逢国家进行机构改革,家云燕便辞去了审计署的工作,经过层层面试后,进入首信和诺基亚的合资公司北京首信诺基亚移动通信股份有限公司财务部,从事会计工作。

  快意生涯

  “诺基亚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职业起点,我始终认为,我是1998年7月才正式参加工作。”在审计署工作的一年并没有给家云燕带来太多的收获,但这段经历却是她进入诺基亚一个重要的台阶。“很多时候我在想,我在工作中学到了什么,似乎很少,但没有前一个阶段的积累,后一个阶段也不可能做好,甚至不可能有机会去做,当时感觉在审计署工作的一年和在学校没有什么区别,似乎没有学到什么,但它毕竟也是一种积累。”

  家云燕在诺基亚的第一个职位是应付账款和成本会计。“现在回想起来在诺基亚工作的岁月,尤其是前两年,我太开心了。”家云燕快人快语,“当时我懂的很少,要从凭证开始一点一点做,诺基亚上班时间是早上9点,我每天8点就到公司,如果公司有英语课,我就上英语课,如果没有,我就开始工作,从早上8点到下午5点半下班,每一分钟我都在工作,在离下班还有5分钟时,有些同事就开始准备下班了,我非常不能理解,我觉得还有5分钟,还可以做那么多的事情,为什么要走呢,每天回到家里,我也会不停地思考工作中遇到的问题。”

  说到这里,家云燕稍一停顿,似乎在回味当时的快乐和充实,“在工作的第一个月,我就对核算方法进行了改进,把结算速度提高了几个小时。”兴趣是最好的推动力,在不断改进工作方法的过程中,家云燕体会到了无限的乐趣。

  “诺基亚有很多内部轮岗的机会,作了两年多成本会计主管后,我轮岗去做资金主管,主要做外币付款。”资金管理对家云燕来说又是一个全新的领域,一切都要从头学起。“这个过程也是充满乐趣,我喜欢挑战自己,喜欢去做一些没有做过的事情,即使是很初级的工作。曾经有一次由于公司裁人,出纳的位置出现空缺,我暂时去做了3个月的出纳,如果换了别人,一定会很不高兴,因为出纳是很初级的职位,但我做的依然很开心,我发现即便是一个简单重复性的工作,依然有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

  在家云燕的观念中只有做事,丝毫没有等级观念。在担任资金主管的两年多里,家云燕不断改进流程和方法,单财务费用一项一年就为公司节省了几千万元。

  在诺基亚的5年是家云燕最快乐的5年,也是成长最快的5年。

  “我当时之所以能够对很多工作做出改进,是因为诺基亚提供了很好的工具和架构,比如诺基亚很早就开始采用集团内部净额付款,这样既减少了资金占用量,也节省了资金成本。在诺基亚,每个人都会随着公司的不断创新而持续成长,即便是一个很普通的职位,也会不断地有新东西需要学习,不断创新是诺基亚最大的特点。”

  尽管学习和执行的过程充满乐趣,但单纯的学习和执行永远只能给人带来有限的成就感,这也许是所有在华外企员工共同的困境,家云燕也不例外。“在诺基亚做会计经理,最重要的职责是执行总部的政策,无论执行的多么出色,依然是做配角,在诺基亚可以锻炼出很好的业务能力,但是学不到商业感觉,因为每个职位分工很细,思维方式是纯业务的,更多关注的是业务和流程,很少有机会从更高的管理层面考虑问题。”

  2003年,诺基亚中国的4家合资公司合并,股权结构发生了变化,时任北京首信诺基亚移动通信股份有限公司财务部经理的武学东回到首信股份工作。“武学东是我职业发展的入门导师,他对我的影响非常大,武学东非常善于用人和培养人,当时诺基亚在中国有几家合资公司,我们公司财务部的工作和人员素质是最好的。”武学东回到首信后,给家云燕提供了一个管理职位,经过反复权衡,家云燕离开诺基亚,进入首信股份经营财务部担任财务管理部经理。”

  “在诺基亚做主管主要是进行业务指导,对下属没有实际的管理权,首信的这个职位是一个真正的管理职位。在这里,我开始真正从管理和控制的层面考虑问题,就好像这个企业是自己的,我可以发现那么多的问题,并去解决它们。”加盟首信后,家云燕希望能够将诺基亚先进的财务管理方法用于首信,然而囿于国企特殊的体制和环境,这些方法很难实施。

  “在诺基亚有先进的系统和工具支持我改进流程和方法,在首信即使想做出改进,也很难实现,因为这里没有先进工具的支持,另外一个方面是人的因素,在诺基亚,如果我从财务角度发现某一环节存在问题,随时可以向相关人员提出建议,我们会共同解决存在的问题,这在首信很难实现。”

  “在首信,我锻炼最多的是软技能,就是与人沟通和交往的能力,我也是从那儿开始积累了一些管理经验,比如如何和其他部门去沟通,这与诺基亚是不一样的,因为在首信是从管理的层面去考虑问题,而在诺基亚是在业务层面。”在首信工作一年后,2004年8月,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家云燕进入北京松下普天通信设备有限公司担任财务经理。

  痛苦的转型

  “太痛苦了,”家云燕皱了皱眉头,“我在松下工作了一年时间,那里的文化太压抑了,与我的个性不太适合,日资企业的文化和欧美企业是完全不同的,我在诺基亚工作是兴致勃勃、不断改进,在松下则是按部就班地服从领导。”

  北京松下普天通信设备有限公司是松下电器和普天集团的合资公司,主要生产GSM手机。在公司的组织架构中,双方股东各派出了一位财务总监,每位财务总监代表各自股东的利益。家云燕作为财务经理需要同时向两位财务总监汇报,这也常常让她感到无所适从。“松下原来没有设财务经理这个职位,财务部的职员直接向两位财务总监汇报,由于一些原因,公司才新设了这个职位,所以这是一个比较难做的职位,尽管有很多好的想法,却很难实现。”家云燕稍一停顿,似乎欲言又止。

  “其实每个公司都有值得学习的东西,在松下尽管精神上比较压抑,但我还是能看到日资企业管理优秀的地方在哪里,比如日资企业做事非常有计划,在执行时非常注重细节,在主办活动时它的组织井井有条,就像蚂蚁的组织一样。近些年来日本企业普遍不如欧美企业有活力,它的决策比较慢,这是很大的缺陷,我想这主要是由文化差异造成的,日本企业强调的是服从和执行,每个决策都要层层上报,等待领导做决策,这肯定会大大降低效率。”

  “在经历过几个公司后,我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其实每一个公司都是可以接受的,只要在它的环境中去发挥我能发挥的那部分就行了,”家云燕说,“抱怨是没有用的,在现有基础上做到最好,就是一个人的价值所在。”

  2005年8月,家云燕离开松下,进入一家港资企业担任财务经理。“在离开松下后,我选择工作对薪资没有要求,第一点关注的就是这个组织的文化。在松下的一年,我对企业文化对人的影响有太多的体会,来到现在这家港资公司后,我真正找到了人性化的感觉。”家云燕毫不掩饰内心的喜悦,“在松下开会,会议室中只有领导一个人讲话,没有人发表意见,在这里完全不同,我喜欢这里自由、开放式的文化,现在面临的只是体力和智力的挑战。”

  新的旅程刚刚开始,家云燕的职业道路还很漫长,或许这只是她迈向彼岸的又一个台阶。“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梳理流程,把公司的财务管理水平提升上来,我有能力、也有足够的权利和责任这样做,至于未来,当然希望做CFO,但那要跨越很大的障碍,这个障碍就是商业感觉,这是需要在一个行业中积累很久才能获得的财富。”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