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从辉山乳业“黑天鹅”事件看高杠杆的罪与罚

辉山乳业就像中国部分上市企业的一面镜子,在‘大跃进’式的产业布局中,逐渐面临现金流萎缩、资金链紧绷的窘境。为了自救,公司又往往不惜代价以巨大的杠杆融资,终因其中一环出错而满盘皆输。”

我们再谈论起辉山乳业时,我们该谈些什么?是上市公司自身?还是其作为一类企业的缩影,其中所存有的疯狂扩张战略失误,股权质押、疯狂借贷的高杠杆之罪,将公司最终推入当下的深渊?

而随着辉山乳业、ST昆机等一系列“黑天鹅”事件的发生,在监管从严的大背景下,市场上原有的投资模式亦悄然变化。

黑天鹅事件带来多方面的反响

早在去年12月,浑水即连续就辉山乳业的财务情况,连发两封做空报告,直指后者“一文不值”。做空,这一也名“沽空”的舶来词,目前仍距离A股遥远,但在港股和美股,却相当盛行。


3月31日,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某报道记者介绍,在做空的实际操作中,做空机构(如浑水)往往会先在市场上借入股票卖出,之后利用不同手段对公司股价进行利空分析(如发布做空报告),待上市公司股价下跌并至一定程度后,再从市场上买入同样数量的股票归还,由此赚取巨额差价。

“上市公司如何抵挡做空风险,最主要的措施仍然是公司阵营不断买入股票保持股价不下跌,也即逼空,但增持价格一般会水涨船高造成成本高昂,一般股东很难承受。”沈萌解释。

值得注意的是,在浑水发布做空报告后,遭遇辉山乳业逼空的做法,正是前后耗资1.27亿港元的增持,才避免当时股价的下跌,尽管最终没能躲过“黑天鹅”的来袭。

高负债带来的严重危机

如果说浑水的做空报告是辉山乳业股价暴跌的导火索,那公司负债太高从而资金链断裂,则是成为压倒这一切的最后一根稻草。

尽管辉山乳业此次事件的原因仍未有定论,公司亦公告澄清实控人杨凯并未挪用资金用于投资房地产,但其背后债台高筑的事实却难以更改且始终不能忽视,甚至成为此次事件最核心的要素。


3月30日,有辉山乳业债权人对某报记者表示,截至最新,辉山乳业上市公司体系负债达140亿元,非上市公司体系负债则可能达300亿元。

高负债,同样也是悬在部分A股上市公司头顶的一把利剑,随时可能落下导致企业资金链断裂,从而引发多米诺效应。

知名会计师马靖昊说:

“负债就像是企业的阿喀琉斯之踵,是企业最弱也最致命的一环。但分析企业的负债高低,不能单纯从资产负债率一个指标看,而应结合企业的现金流、长短期借款等项具体分析。”

爱建证券一位房地产分析师说:

“地产行业由于普遍建设周期长,前期投入资金大,企业往往需要依赖负债来先期投入,因此负债率高一直是行业常态。但由于又是现金流非常充沛、资金流转很快的行业,加之土地储备同样具有价值,企业的负债情况往往难以依赖一个指标确定。”

股权质押是一把双刃剑

比如在辉山乳业的案例中,作为辉山乳业大股东冠丰有限公司股权质押银行,平安银行曾于2015年6月,以冠丰所持的辉山乳业34.34亿股股份作为质押,为其提供了总额24亿港元、期限2年的贷款额度。随着黑天鹅出现,辉山乳业大股东的股权质押风险就完全暴露在市场面前。

接近监管层人士对某报记者表示,动用以股权质押为手段的杠杆进行融资,虽可以解决资金来源问题,有助于实现交易,但股权质押背后,股价波动时,过高的杠杆比例又容易造成集中抛售,危及市场稳定运行和投资者交易安全。

“同时,由于融资主体存在后续还款压力,也容易诱发侵占上市公司资金、违规减持股份、不当市值管理等违法违规行为。”上述接近监管层人士表示。

从辉山乳业“黑天鹅”事件可以看出,高杠杆的资本是一把双刃剑,既可以推动市场的健康发展,又可以摧毁坚实稳固的根基。

资本市场动荡不安,如何应对这种高收益高风险的外部资本环境,请关注CFO良师益友4月13号关于资本市场的线上微直播,届时会有在资本市场深耕多年的财务大咖倾情分享,不要错过呦~

素材来源于网络,小编根据需要进行了修改,如有不妥,请指正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