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揭开《穆天子传》的秘密

晋武帝太康二年,也就是公元280年,是西晋灭东吴,结束三国纷争局面的第二年。这一年在中国历史上发生了一件貌似小事的重大事件——河南卫辉汲县人不准(读否标)盗发了战国时期魏襄王或者是安釐王的墓。发现了几十车的竹书文献,由于这些东西对盗墓者无用,被遗弃,不准还用一部分竹简焚烧当做火把以寻找宝物。文献所书是一种当时难以辨别的“蝌蚪文”。
  晋武帝司马炎随即指派学者对这些文献进行了抢救性勘校。而学者束皙,则是对这一系列文献的勘校做出突出贡献的人,因此,这部分事件,他的传记之中有最全的记录。
  这几十车的竹书文献内容庞杂,其中对后世影响最大的是《纪年》十三篇和《穆天子传》五篇:《纪年》,记载了从夏朝开始到战国的魏国安釐王二十年的重大历史事件。是战国时魏国对上古中国史的记录,内容、大概事件很多和《春秋》相对应。但是其中的经传,很多事件与史记等记载则大有不同。史称为《竹书纪年》。而《穆天子传》,说的是周穆王游行四海,见帝台、西王母等等的旅行记录。根据发现地,这批文献被统称为《汲冢竹书》。
  公元前213年,秦始皇焚烧了除秦以外的列国历史和诸子百家的书籍,导致了文化和历史文献的割裂。而汲冢竹书的发掘对先秦历史做了有效的补充和佐证,对很多含混矛盾的历史事件给出了全新的解释,因而在中国历史上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我们今天要谈到的是这其中的《穆天子传》这部书,它讲的是西周的第五代天子周穆王西游的事情。周穆王名姬满,在位55年,是西周在位时间最长的天子。此人是个旅游天子,《左传》中对他有“欲肆其心,周行天下”的评价,随心所欲,到处游玩,明显带有贬义。而这部书恰恰讲的是他的一次重要“西游”的事情。
  要谈这本书是有很大的难度,因为无从下口。从此书发现以来,一直是被作为史料对待的,但是到了纪晓岚编辑《四库全书》的时候,却把它当做冒牌货给剔除了。之后怀疑之声此起彼伏,认为它是战国时期的作品,有说是写魏襄王的、有说是讲赵武灵王的,还有说是讲秦穆公的。但是这些反对的声音也禁不起推敲。因为在《史记》、《左传》、《楚辞》和《列子》中都记载过周穆王出游这件事情。也就是说,这件事情是确实发生过的。此后,认为《穆天子传》确实是讲周穆王西游的事情的观点逐渐被学界主流接受。但是,随后的问题就更大了,因为它里面涉及很多古代地名,这些地名给后人以无限的遐想推测的空间。中外学者竞相解释,蔚为壮观。
  关于周穆王的西游路线,最短的说周穆王的西游没有出过甘肃,但是最长的则说他到达过东欧华沙平原直抵波罗的海,整个绕了欧亚大陆一大圈。说去了哪里的都有,如果一一列举学者观点,周穆王先生欧亚大陆走遍。听每一个人所说,都貌似有理,但是又都将信将疑。
  “天子大朝于宗周之庙,乃里西土之数。曰:自宗周瀍水以西,至于河宗之邦,阳纡之山,三千有四百里。自阳纡西至于西夏氏,二千又五百里。自西夏至于珠余氏及河首,千又五百里。自河首襄山以西,南至于舂山珠泽,昆仑之丘,七百里。自舂山以西,至于赤乌氏舂山,三百里。东北还至于群玉之山,截舂山以北,自群玉之山以西,至于西王毋之邦,三千里。□。自西王毋之邦,北至于旷原之野,飞鸟之所解其羽,千有九百里。□宗周至于西北大旷原,一万四千里。乃还东南,复至于阳纡,七千里。还归于周,三千里。各行兼数,三万有五千里。吉日甲申,天子祭于宗周之庙。乙酉,天子□六师之人于洛水之上。”
            ——《穆天子传》
  这是穆天子西游归来后对此行的一个总结,讲了一下他都到过哪里。这里面提到一个关键地名,就是舂山。这个地方在整部《穆天子传》里面也是作为一个关键地名被反复提及。从《穆天子传》的记录来看,周穆王对这里的印象很好,留下了愉快的记忆,那么这个地方在哪里呢?
  《穆天子传》发现不久,一个东晋的学者,注释了先秦古书《山海经》,同时也对这部《穆天子传》进行了注释的学者郭璞就把《穆天子传》的舂山和山海经中的边春之山联系在一起。《山海经》这么记载边春之山的:“又北百一十里,曰边春之山,多葱、葵、韭、桃、李。”
  我国古代把帕米尔高原叫做葱岭,因为“其山高大,上多大葱”。于是现代著名学者岑仲勉把边春之山的大葱和帕米尔高原的大葱联系到了一起。认为,古代“葱”和“舂”读音相同,那么舂山就是葱岭了。种观点的另一个重要佐证就在《穆天子传》之中——
  天子北升于舂山之上,以望四野。曰:“舂山是唯天下之高山也。”
  看看,帕米尔高原,世界屋脊啊,穆天子登上帕米尔高原之巅,放眼四望,真是天下最高峰啊!接着看。
  “东北还至于群玉之山,截舂山以北”
  舂山的东北就是群玉之山,翻开地图看看,在帕米尔高原的东方我们可以发现和田,和田玉产地当然是南面的昆仑山中,也就是群玉之山。而帕米尔高原和今天的昆仑山相连,所以在《穆天子传》中,昆仑丘与舂山并提。
  同时,周穆王在舂山上,称这里是“县圃”,“舂山之泽,清水出泉,温和无风,飞鸟百兽之所饮食,先王所谓县圃。”这个县圃在上古传说之中是昆仑山上的仙境,可见周穆王把这里当做美景绝佳的县圃,似乎说明他已经找到了昆仑山的所在。
  穆王在舂山度过了一段非常愉快的时光,“曰天子五日观于舂山之上”。天子在舂山上玩儿了五天。发现了很多珍禽走兽,还发了一些感慨:“舂山,百兽之所聚也,飞鸟之所栖也。”然后,在石碑上刻下周穆王姬满到此一游留念,尽兴下山。
  但是,反对声音也很强烈并且有道理,我们看看反对的理由。
  首先,这个舂山是帕米尔高原的大雪山的话,至少5000多米,周穆王他老人家没有高原反应吗?而且从穆王出发地,河南洛邑或者新郑一带,到新疆帕米尔高原,大概一万公里行程,他老人家的八骏马车即使是当时最好的马车,你相信他能过去么?5天时间从容游玩,登上大雪山,现在来说都是非常艰苦而凶险的,在将近3000年前,他老人家没有冲锋衣登山杖氧气瓶等等户外装备,他们飞上去的吗?如果从河西走廊到帕米尔高原,我们知道,都要绕过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无论走南道还是北道都不会是一条轻松的路线,不会缺水而亡吗?
  我们从《穆天子传》还可以知道,周穆王出游是带着一支数目不清的军队随行的。我们可以类比一下汉武帝时代,贰师将军李广利西征大宛(音渊)。我们知道,汉武帝喜欢好马,从张骞口中得知大宛有“汗血宝马”,于是派使臣带着金马去交换,不但被大宛拒绝,使臣还被劫杀,财物被抢。于是汉武帝大怒,派李广利为贰师将军出征大宛。于是,李将军带着几万部队再加上西域属国征调的6000精兵出玉门关西征位于今天吉尔吉斯斯坦南部奥什的大宛贰师城。
  这支大军,艰难地越过罗布泊之后,就遇上了麻烦。沿途各小国坚守城池,拒绝为汉军提供粮食。攻下一个城,可以得到一些吃的;但因多数城堡都修筑得非常坚固,攻不进去,打不下来的只得绕道离去。好不容易到了大宛的盟友,曾经杀害了汉朝去大宛购买汗血马的使者郁成国的时候,只剩几千饥饿疲劳的兵士了。在强攻郁成时被打得落花流水,死伤惨重。于是李将军原路返回,等回到敦煌时,已经历时两年,军队活着回来的只有十之二三。
  在上古时代,比起汉代,各方面条件还要差,而周穆王西征的路程如果按照到达帕米尔高原算的话,比李广利出征距离还要长,因为他们的出发地不同,况且,穆王还继续西行了很远,兜了一大圈。
  鉴于这些问题,反对者们的意见就是,穆王西行绝没有那么远,《穆天子传》中的里程是因为古人数字概念不清楚,或者就是有很大程度的吹牛成分。于是,反对者给周穆王设计了一条保守得多的出行路线,甘肃青海游,最多到达新疆东部的哈密吐鲁番一带。
  不过,这个路线也有一个致命弱点的,《穆天子传》有明确的时间记录,前后历时大约两年时间,这么长时间的旅行只是甘肃青海游,貌似也太不把古人当回事了吧。
  无论是大葱——帕米尔学说,还是甘肃青海学说都存在很大问题,就是他们主要的研究方法都是拿今天的地名去套《穆天子传》中提到的地方,我们知道,《穆天子传》这部文献的整理是在西晋时代,当时学者的水平,包括竹简破损和被毁坏的程度,后世人都不得而知。那么这里面会不会有很多错误呢?我想一定会的,如果这些地名本身是错的,有可能推出正确的结果吗?这样那些看似有理的,言之凿凿的论证考据其实跟胡扯差不多,只要把你搞蒙,曰一通你听不懂的,他们就成功了。他们相信周穆王到了波兰,就按照到波兰的方式解释,认为周穆王没那么大本事,连甘肃都没出,于是就按照去过甘肃找理由。
  周穆王让车夫造父驾着“八骏之乘”的皇家马车,带着“七萃之士”的皇家禁卫军,还带着“六师之人”的大部队,历经“北风雨雪”的艰苦环境,“渴于沙衍,求饮未至”,在大沙漠里面差点儿渴死。一路上路途艰险,“留骨六师之属”,死了好多人。最终凯旋。
  我先不管周穆王到过哪里,我想问的是周穆王“西游”历尽了这么多艰险,付出了那么大代价,他的目的是什么?他想干什么?唐僧西游为取经,那么周穆王西游干嘛去了呢?他的目的达到了吗?
  一、拜祭华夏祖先轩辕黄帝,与西域各国人民友好往来,把我大周朝的天威远播于四方。上古传说中黄帝轩辕氏出于昆仑山,而昆仑山上有黄帝行宫。
  《山海经·西次三经》说“昆仑之丘,是实惟帝之下都。”帝当然就是指黄帝,这一点,周穆王当然是很清楚的,“天子□昆仑以守黄帝之宫”。
  这种意义上,这是一次寻根之旅,当然在寻根的途中顺便把我大周的天威播于西域诸国,这一点在《穆天子传》中的各种赏赐中已经能够足够证明了。
  二、借着第一个理由出游。这个是结果之一,但不是原因。
  三、在周穆王西征之前,应该也是知道后来有意遇到的《穆天子传》的女主角西王母的。但是,估计出发之间,周穆王对西王母也不会有什么期待,谁知道是不是老太太?长得丑肿么办,况且《山海经》中把她描写得那么恐怖——“其状如人,豹尾虎齿,善啸,蓬发戴胜”。
  有人会说,《山海经》成书在战国,而《穆天子传》要早5、6百年,周穆王怎么会知道西王母呢?《山海经》成书虽晚,但是里面记录的事情和传说都是上古时代人们所掌握的知识和对世界的认识,应该是很多先知或者巫师们的共识,“黄帝”、“昆仑”、“西王母”这些人或地方的方位,以周穆王贵为天子,又准备策划一次前无古人的重大行动,行动之前,这一点功课还不做吗?
  但是,我们知道,周穆王之前并不会知道西王母到底是个什么形象,也不是这次西征的主要目的。
  四、这部分进入实质行动了,周穆王这次西征的主要目的是寻宝,具体说就是找玉。
  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们对比一下《穆天子传》和《山海经》可以看出来,山海经中对于藏宝之地,有产“金”之地,也有产“玉”之地,而《穆天子传》中只能发现产玉之地,根本不提产金,换句话说,就是周穆王眼里只有玉,黄金之类的都是浮云。而且,从文字看,周穆王对玉的鉴赏水平应该是极高的,很多很好的东西,我们普通人来看肯定是玉了,但是在周穆王眼里,只是好看的石头。比如这段,这里带黑点儿的字都是缺字或者是古人没认出来的字,跟LZ没关系哈:
  “至于重●氏黑水之阿。……爰有采石之山,重●氏之所守。曰枝斯、璇瑰、●瑶、琅玗、●、●●、玗琪、●尾,凡好石之器于是出。”
  周穆王到了这个重什么氏的国家,这里有采石山,有“枝斯、璇瑰、●瑶、琅玗、●、●●、玗琪、●尾”等等,我们看来,这么多好名字,都应该是玉了吧,但是记录是无情的“凡好石之器于是出”,这里出好看的石头,不是玉!
  所以周穆王对玉的定义是非常苛刻和狭窄的。我们中国有至少6000多年的玉文化,在上古时代玉文化更为盛行,什么才能称得上“玉”都会有严格的限定。
  如果说这本《穆天子传》里什么记录最多,可能就是这种以赏赐名义的以物易物了,每到一个地方,周穆王都会“赐”给当地人一些好东西,然后换回来当地的珍稀,还有就是更为重要的食物等等。
  我们来看看周穆王都“赐”了些什么东西呢?
  黄金之环三五,朱带、贝饰三十,工布之四。
  其墨乘四,黄金四十镒,贝带五十,珠三百裹。
  戏□黄金之鹿,银□,贝带四十,珠四百裹。
  黄金之罂三六,朱三百裹。
  黄金银罂四七,贝带五十,珠三百裹,变□雕官。
  狗●釆,黄金之罂二九,贝带四十,珠丹三百裹,桂姜百□。
  黄金之罂,贝带、朱丹七十裹(这个还相同赏赐了另一位)
  黄金之罂二九,银鸟一只,贝带五十,珠七百裹,●箭桂姜百●,丝●雕官
  黄金之罂二九,贝带三十,朱三百裹,桂姜百●
  银木●采,黄金之罂二九,贝带四十,朱三百裹,桂姜百●
  以上是周穆王姬满先生整个西行过程中给出去的东西,共十一次“赏赐”。这里还有几次例外,例外的事情都跟玉有关。
  第一次,应该是进入大漠前的祭祀。
  “天子授河宗璧,河宗伯夭受璧,西向沉璧于河,再拜稽首。祝沉牛马豕羊。河宗□命于皇天子。”
  这一次是一个很隆重的祭祀仪式,姬满穿正装,除了玉璧,还准备了祭祀用的牺牲,巫师河宗伯夭把这些投入河中,祭祀于河神,LZ觉得这个祭祀地方应该是在黄河上游河套一带,从这里穆天子西行就要进入大漠戈壁,祭祀母亲河,祭祀的同时也是占卜吉凶和问路。果然,主持祭祀的巫师河宗伯夭,把玉璧和牺牲沉入河水之中。这时,河伯在河宗伯夭身上显灵,告诉姬满下一步的行车路线——
  “河伯号之帝曰:“穆满,女当永致用●事!”南向再拜。河宗又号之帝曰:“穆满!示女舂山之□,诏女昆仑□舍四,平泉七十,乃至于昆仑之丘,以观舂山之□,赐语晦。”天子受命,南向再拜。”
  这里有一个重要细节就是“平泉七十”。这个明显在提示周穆王进入大漠之后的饮水处,沿着“平泉七十”的生命线就能到达昆仑之丘,找到舂山。
  另一次,是周穆王在途中打猎钓鱼,玩儿得高兴,突然开始想不开自责了,跟心腹七萃之士说:“于乎!予一人不盈于德,而辨于乐,后世亦追数吾过乎!”哎呀,我这人不注重修养德行,只知道玩乐,后世人会骂我吧,于是忧桑起来。心腹七萃之士开到他,后世老百姓也是希望天下太平啊,现在农民工人都有活干有钱赚,男人女人吃饱穿暖,老百姓有钱,当官的秉公办事,把利益分给老百姓,您这不是做得挺好的吗?怎么就只顾玩乐了?怎么得意忘形了?周穆王听了高兴,赏给这位心腹身上带的一块玉佩。
  再一次就比较恐怖了,有生命危险。
  “天子乃遂东征,南绝沙衍。辛丑,天子渴于沙衍,求饮未至。七萃之士高奔戎,剌其左骖之颈,取其青血以饮天子。天子美之,乃赐奔戎佩玉一只。”
  周穆王探险队横跨沙漠没水了,找不到水源,怎么办呢?七萃之士高奔戎,这个高奔戎在《穆天子传》中出现过两次,甚为亮眼,堪称男二号。(另一次提到他是这哥们生擒了一只猛虎,这个地点在今天的荥阳,“虎牢关三英战吕布”中的虎牢关,就与高奔戎生擒的这只老虎有关。)高奔戎把他的两匹马拉马车的左边那匹马杀了,拿马血给周穆王解渴,于是,穆王赏了随身佩玉给他。
  再有一个是赏给河伯之孙的,河伯是河神啊,看在神仙的面子上给了他孙子一个玉佩。
  而最重要的一次是跟女主角出场有关的:
  “乃执白圭玄璧以见西王毋,好献锦组百纯,●组三百纯”这次不但有白圭玄璧,一白一黑两块玉,还有丝绸锦缎之类的从未赏赐过的东西。
  综上所述呢,我们不难发现,周穆王是个很扣门的人,不到关键是时刻不会舍得好东西的,什么是好东西呢,当然不是黄金了,而是“玉”。
  我们看到周穆王往外掏“玉”是多么仔细啊,但是看看这位仁兄是怎么往进搞玉的。除了一些地方按照以物易物形式“进贡”玉我们就不提了,看看周穆王自己的掘宝行动吧:
  “至于群玉之山,……天子于是取玉三乘,玉器服物,于是载玉万只。天子四日休群玉之山,乃命邢侯待攻玉者。”
  看到吧,这哥们在群玉之山,装了上万只玉!这里的玉应该是玉料原石。亲自驻扎了4天,然后命令行政级别很高的邢侯留下来监督工人完成采玉。
  此外,这本书里面还提到过采石,但是大规模采玉就是这一次。而这个群玉之山就是以舂山为坐标的,找到舂山就能找到昆仑丘,而且也能找到群玉之山,周穆王进入大漠前祭祀母亲河,大巫师河宗伯夭告诉他行车路线,怎么找到舂山。表面上是为了祭祀黄帝行宫,而实质是冲着群玉之山来的,来寻宝的,周穆王的全部西征行动的核心,到这里就已经完成了,其余的活动就是纯粹的消遣旅游了。
  我们明白了周穆王的真实目的,而且知道了他已经搞了上万只玉,下面我们只要知道这个玉在哪里,就能知道他去过哪里了,这个道理很容易说通吧?
  我们看看哪里有大规模产玉就好了。中国人好玉好了6000年,但是玉就是这么多,物以稀为贵,产好东西的就那么点儿地方,出了这个圈,别无分号了。大规模产玉,无外乎和田玉和青海玉。我们知道青海玉是奥运金牌用的,为嘛用它呢,因为便宜,谁会舍得用和田玉去做金牌呢?
  那么大家想想,这点道理我们都懂,而作为周穆王,作为大贵族,他对玉的鉴赏水平,估计现在的砖家们加一块也比不上他,他会为了大众的青海玉去兴师动众吗?而且,青海玉的开采史只是从乾隆开始的,周穆王时代,根本不知道有这个玉矿的存在。而且,我们翻翻地图看,去挖青海玉,用得着确定“平泉七十”,水源的位置吗,这一定是为了穿越大沙漠准备的!!
  所以,周穆王的西征,唯一目的就是“群玉之山”——和田。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Let's Finance!财富创造美好生活!爱财务、爱生活!

重走周穆王西巡路:与穆天子一路神游

  周穆王驾八骏神游天下与西王母宴乐唱和的故事,令人浮想联翩,很早就想有朝一日重走周穆王西巡路。200793日,与夫人踏上西行之路(仍然是晓行夜宿,以便沿途看地形地貌风景),与穆天子一路神游,思考着周穆王与西王母高峰会的历史意义,揭开西王母的神秘面纱;近距离观察我国大西北地区的地形地貌,以及北冰洋冰山融化和大西洋水汽对我国水资源的作用和影响。与此同时,也希望在大漠戈壁、祈连天山、天池福海,获得灵感。
0 \: b& A9 [2 |  
  一 、与穆天子一路神游
; V* Z. `  B: W8 F+ Y  
  i- r( V/ M7 ^, |0 K  笔者选择的重走穆天子西巡路线,主要依据的是《穆天子传》,并参考《穆天子传西征讲疏》一书,顾实著(自序于民国20年南京之穆天寄庐),中国书店19908月第一版,印数1000册。书内有汉刻周穆王见西王母画像、明绘西王母像、宗周至崩邦图、舂山图、河宗氏图、古波斯二十道图、昆仑之丘图、穆天子西征图。
  
  《开元占经》卷四引古本《竹书纪年》曰:穆王东征天下,二亿二千五百里;西征亿有九万里;南征亿有七百三里;北征二亿七里。上述地理距离数字可能有夸张,但是周穆王曾经巡狩四方却应是事实。这是因为,中央政府首脑巡狩四方,定期进行内政视察和外交贸易活动,在我国乃是一项非常悠久的传统,至少可以追溯到帝舜时期(《尚书·舜典》)。
  
  现存《穆天子传》六卷,原出土于西晋初年的汲冢竹书,由于盗墓者用竹简照明,毁损严重。其中,前四卷记述周穆王西巡事迹,第五卷记述周穆王在中原巡狩事迹,第六卷记述穆天子巡狩河济等地和盛妃葬礼;内容明显存在着许多错简和缺简,例如记述北征、南征、东征的内容大量缺失,并有可能被混入到西征卷的不同章节段落中。
  
1 t( C0 N9 b! |& b  I# J8 R  1 、河套与河宗氏
- L9 x5 R. Y. l5 ?) q1 k$ d  
; _( j, ?4 m2 {. u$ b  2007 93850分,从北京西站乘1115次旅客列车,穿燕山(属太行山),沿桑干河、大同盆地(此区域乃是人类发祥地)西行,于当日1926分到呼和浩特市,这里紧邻黄河河套。在大昭寺附近购买奶酪(战备干粮)、袋装奶茶、沙棘饮料。
+ I1 {* y* i( ~7 {7 N  V* L  
! K# B9 N& t# b  G/ }8 d  周穆王在位时间系公元前976-前922年间。据《穆天子传》等史料,以及学者的研究成果,周穆王13年(公元前964年)润二月,周穆王率精锐部队六师,从首都洛阳出发,沿太行山北上,经朔州(位于桑干河上游)、雁门关,舍于漆泽,猎得白狐玄貉等(用于祭祀黄河)。同年三月吉日戊午,穆天子抵达阳纡山,在河宗氏的陪同下,于燕然山脚下举行了隆重的祭祀黄河仪式。在祭祀黄河时,上天大帝(上帝、天帝)允若穆天子可以到昆仑丘看黄帝之宫,观舂山之宝。
! Q* s5 X4 d- M  
; \+ ]/ |- Z7 i+ X  此处的阳纡山,即阴山山脉的大青山。根据笔者研究,《山海经·五藏山经》记载的黄河源头泑泽,正是指黄河前套一带的低洼区域,这里古有黑色湖泽,亦即《穆天子传》所称的漆泽(此前学者均误把泑泽解释为罗布泊,从而造成一系列的错上加错),详情可参阅全彩绘精装本《经典图读山海经》一书(上海辞书出版社20038月第一版)。
  
3 r" ^; V) z, t  2 、桌子山与黄帝之宫
6 j3 }* M$ B- o6 h0 y' Q  
  941220分,乘2635次列车,沿黄河逆流而行,北有阴山,过黄河后套,东有桌子山(位于鄂尔多斯高原西端,2005年笔者曾到乌海市,欲登桌子山而无车可去),西有贺兰山,于当日2220分到银川市。95日,游览银川市,市容很整洁,街上人不多。有公交汽车到影视城(人为建造,为拍影视作品用,内容表现的过于昏暗落后),却无公共交通可到黄河边、西夏王陵和贺兰山。银川市和宁夏自治区都受益于黄河,笔者未能在这里近距离观赏黄河,殊为遗憾。
6 l0 {  B) |( a  
  穆天子一行在祭祀黄河之后,河宗氏自告奋勇,乘渠黄(骆驼)走在前面,充当穆天子的向导,继续西行之路。己未,穆天子大朝于黄之山,并披图视典,观天子礼器(由河宗氏保管)。乙丑,穆天子一行抵达河套西端(后套,亦即《西山经》所称稷泽)的温谷乐都(疑即《西山经》乐游山),这里也属于河宗氏管辖。
/ g6 j2 I* s* B5 V; u; G8 f  
  戊午,穆天子宿于昆仑之阿、赤水之阳。吉日辛酉,穆天子升于昆仑之丘,观黄帝之宫(表明当时尚存黄帝都城遗址),封丰隆之葬(相当于给黄帝扫墓)。癸亥,穆天子燎祭昆仑丘,并指派专人守卫昆仑丘黄帝都城遗址。
  
- y( t) w- ?9 w) }, C  @; @: k  笔者在《经典图读山海经》等专著及其相关论文中指出,《五藏山经》(帝禹时期文献)所说的昆仑丘,即今日黄河河套以南的鄂尔多斯高原,其最高点即桌子山;而赤水则指河套上游的一段黄河,因为当时的人认为黄河发源于黄河前套的大湖泽(泑泽)。
) J# m  e4 Z. L3 n  
) Z, |3 y+ ]2 u+ h/ I$ w( ]  3 、祈连山与舂山
5 O1 t3 w- N2 |! D* P  
  967时乘K43次列车,顺黄河南下,至中卫后西行,沿祈连山北麓的河西走廊,经武威、金昌、张掖、酒泉,于当日2130分到达嘉峪关市,沿途窗外虽然稀稀落落飘着雨(今年西北地区雨水多,这应当与北冰洋冰山大量消融有关,因此荒漠野草绿色也多,玉米、向日葵等长势也好),但是仍然可以明显感到空气越来越干燥。
! R' p- O; U% K, V! o9 |& i  
  季夏丁卯,穆天子升于舂山之上,环顾四野,感叹到:舂山,是唯天下之高山也!舂山之泽,飞鸟百兽之所饮食,孽木之花不畏雪,亦即先王所谓的县圃。穆天子采集了孽木花之实,准备引种到中原,此外还得到玉荣和枝斯之英。
# S9 m7 y" x8 H4 q0 C  
9 t1 v  R  U% J7 r0 N8 f4 O7 p  壬寅,穆天子祭祀铁山,或可表明当时对铁矿石的重视(制作颜料和铁器)。这座铁山,应该就是今日嘉峪关西南百里的镜铁山,是酒钢的铁矿石原料基地,有铁路线可通。
  
1 \& W' r: N7 Y/ ^. N. e  舂山,或谓即《西山经》的钟山。其实,按穆天子西行的路线,舂山应当指祈连山山脉,或者祈连山的主峰(包括其它长年积雪的高峰),例如嘉峪关南的祈连山(海拔5547米)、镜铁山(5205米),以及武威西南的冷龙岭(4843米)等。祈连山积雪融化给河西走廊提供了清结水源,雪水充沛时可向北流入沙漠之中(弱水)并可形成湖泽,因此这里成为飞鸟百兽的乐园。
  
: {# T- A* g( m& y2 r5 r! s. J  4 、敦煌与赤乌氏
  
6 v, @8 C8 F. v" F! x! e  97日,游览嘉峪关市的古关城,门票50元。站在城关上,向西望去,满眼尽是戈壁荒漠,当年驼铃声声的场景已经一去不复返。古关城修缮保护的不错,蜡像也很直观,可惜缺少营帐、粮草、商队等景观。98630分乘7527次通勤列车,两次跨越疏勒河(发源于祈连山,向西流经敦煌、玉门关),于当日13时抵达敦煌市,沿途尽是戈壁、沙滩,以及断断续续的低矮山丘和雅丹地貌,偶有绿洲树木庄稼人烟。99日游莫高窟(有趣的是,我们创意绘制的42平方米巨幅《帝禹山河图》,也是在八年前的99日完成的),有公交车直达,票价8元,门票80元,莫高窟的壁画历经千年仍然色彩明快、线条舒畅。遗憾的是,莫高窟已不是当年的模样,每窟都有铁门,色调样式与窟内壁画颇不协调。
, `, `# X! Y$ r9 t! r, o  
  甲戌,穆天子一行至于赤乌,赤乌人献穆天子酒千斛、食马九百、羊牛三千、糜麦百车,以及靓女(名女听、女列)。赤乌氏先人出自周宗,被封于舂山之西,大约在今日祈连山西端的敦煌、玉门关一带。穆天子赐予赤乌人的物品有车乘、黄金、贝带、朱砂等,并取当地嘉禾良种,准备移植到中原地区。
  
  5 、大马庄山与群玉之山
  
  910830分,乘长途汽车,经柳园、猩猩峡(亦称星星峡,乃新疆自治区与甘肃省的交界处,系大马庄山的余脉,旷野戈壁的碎石子当即来自古老山脉的风化),于当日1410分抵达哈密,向北可望见天山山脉;沿途公路质量不错,新疆境内的更好。下午游览哈密王陵,以及哈密王城。哈密物价便宜,3元一大盘炒青菜,对于好几天没吃多少青菜的人有如久旱逢甘露。
  
' n: K- f  Y/ g* b$ ~3 T0 u  癸巳,至于群玉之山,阿平无险,先王之所谓策府(即以石版为书),天子取玉三乘、载玉万只,并任命专人管理采玉工作(这里的玉应该是一种优质片页石,也可能是云母)。
% ?7 y* z4 ~8 [5 a( ]  
  由于《穆天子传》存在错简和缺简,穆天子一行离开赤乌氏之后,其行踪难以确考。但是,穆天子西巡的主要目的是与西王母会见,同时视察边疆属国,因此其路线离不开水源和重要的物产资源,也不能总是翻越高山峻岭。
8 M: A1 y# Y; z' k3 y. G  
  根据《穆天子传》卷四结尾处统计里数的记述自舂山以西,至于赤乌氏三百里;东北还至于群玉之山,截舂山以北(七百里);自群玉之山以西,至于西王母之邦三千里,笔者推测穆天子接下来的行程路线,是从今日敦煌、玉门关,转向东北,经猩猩峡,抵达大马庄山或者哈尔里克山(天山山脉最东端)。大马庄山属于极度风化的古老山脉,堪称阿平无险,可惜没时间探访这里是否出产可用于策府的群玉?周代的石版文献,当属于三坟(玉、石、泥版载体)之一种,被王子朝携周室典籍奔楚时密藏于南阳一带。
/ ~( r" K4 K/ i' \" N  
  6 、巴里坤湖或艾丁湖与玄池
  
  911839分乘7551次列车,于当日1522分抵达吐鲁番,沿途可望见北面的天山山脉和积雪的山峰,而巴里坤湖则被巴里坤山挡在了天山北麓。哈密以西数十里是著名的风口,年初曾有旅客列车被风吹翻,如今铁路线北侧已建有挡风墙。912日,凑足4人打一辆出租车(每车200元),游览高昌古城、阿斯卡那墓、火焰山柏孜克里克千佛洞、苏公塔、坎儿井(心想或许可利用地下空间培植蘑菇)、交河古城(有几个景点未进去);在葡萄沟吃饭,一小盘炒小白菜20元(昨天在吐鲁番市买了1斤烤全羊,也是20元),所谓免费吃的葡萄、西瓜只有一点点。途中,加给司机150元,来到吐鲁番盆地最低处的艾丁湖,海拔-154米,是世界上第二低的陆地,取了一小片盐块留做纪念。当日1740分乘长途汽车赶往乌鲁木齐,途中水箱风扇坏了,耽误40多分钟,到达乌鲁木齐已是2030分,天全黑了(这里天黑比北京晚2小时),天空星星格外多、格外明亮;汽车经过达坂城,这里也是著名的风口,公路树有小心侧风的标牌,据说是亚洲最大的风力发电厂已在这里建设。
; l' U; p+ Z% O$ T5 K  
  庚戌,穆天子来到玄池,奏广乐,命名曰乐池,并且在这里种植竹林。丙辰,穆天子一行抵达苦山,休猎,食苦菜(此举可能是向西王母表示友好)。己未,穆天子宿于黄鼠山之西。癸亥,穆天子一行抵达西王母之邦。
" o1 Y( o. j$ ?9 o* L  
- F+ N2 n( s! X7 ?4 W  王天海在译注《穆天子传全译·燕丹子全译》一书中赞同王贻梁的观点,认为此处的玄池即罗布泊,亦即泑泽(远古人们认为的黄河发源地)。对此笔者另有解读,即玄池乃指巴里坤湖,或者指吐鲁番盆地的艾丁湖;从可以种植竹林来看,似乎应该在艾丁湖,这里气温较高,当时尚为淡水湖。进一步说,如果玄池指巴里坤湖,则周穆王一行大约是沿着天山北麓,在阜康(位于乌鲁木齐市北面,从这里可去天池)一带进入西王母之邦亦即西王母部落联盟之地;如果玄池指艾丁湖,则周穆王一行应该是沿着天山南麓,穿越达坂城西北峡谷地带,抵达今日乌鲁木齐一带而进入西王母之邦。
  
  7 、西北大旷原与准噶尔盆地
  
3 }. r: o8 |; I+ g$ m  91311时,乘5803次列车,沿准噶尔盆地南缘向西行,于1532分到奎屯;随即转乘长途汽车,沿准噶尔盆地西缘向北行驶2小时到克拉马依,公路两侧油井数量成千上万。9141030分,乘长途汽车继续向北行,经白碱滩(古代应为大湖泽)、魔鬼城(位于乌尔禾),于当日1630分抵达布尔津;然后随即凑足4人乘出租车(171公里,每车200元),于20时抵达喀纳斯景区大门贾登峪,由司机的关系户接入景区内(门票150元),住进一户图瓦人的木屋,每人每天50元(十一长假后因天气因素即停止接待游客)。
% m+ g4 R7 S" z  
) v( G" {+ i4 c  915日,登观鱼亭,远眺喀纳斯湖,并沿喀纳斯湖岸及白桦树间游览,可能是见的太多,并无震撼之感;晚上换了一家小坡上的哈萨克人木屋(每人每天30元),夜间观星,星光格外繁多而灿烂(去西藏游时,没有对星光留下特殊印象,这是因为南半球的亮星比较少)。这座哈萨克人木屋,正方形,全部由木头建成,每一面墙要用157米长的圆木,加上底部两层木板和顶部两层木板和顶棚,总计要用木料约35立方米,从今天的角度来说恐怕不能算是环保方式。916日,游鸭泽湖、神仙湾等,恰遇雾朦朦,如果没有游客喧嚣,还真有一点仙境意味;当天下午离开景区,原以为打出租车很困难,不料在贾登峪差点被出租车司机抢来抢去。到了布尔津(由于旅行社都选择这里住宿,因此物价和住宿费都要高一些),立即打出租车去北屯(38公里,每车100元);到了北屯,随即搭了一辆小汽车(每人10元),赶到福海,沿途公路质量比原先想象的要好得多。在福海住宿很实惠,吃了一顿当地特产的狗鱼,还买了几包密封包装的鱼(五道黑、小白团等)。
0 r3 Y. f7 y- l5 c+ Q( H! |' }: x  
; G* X  y) }" E5 k6 r; ]  917930分,乘长途汽车离开福海县城,沿途可远远望见乌伦古湖,感受到当地兴旺的渔业(不过据当地人说渔业资源如今已经接近枯竭);一路上再一次穿越准噶尔盆地,于当日17时抵达奎屯,奎屯的物价便宜,梨又香又酥,1公斤1·6元。
1 [. `( N8 w$ y/ _  
  9188时从奎屯乘长途汽车向西行,一路上有大片棉花地,棉花仅一尺多高,稀稀拉拉的人在弯着大腰摘棉花,心想既然没有财力、技术搞机械化摘棉花,或许可以训练猴子摘棉花,此外页可以仿照麦田圈悄悄的搞一些神奇的棉花圈。沿途经过赛里木湖,司机停车半个小时供乘客游览;赛里木湖是新疆最大的湖泊,湖水清澈,鱼类很少;据说是因为湖里有一种金虫,可以提炼黄金(目前已经禁止打捞),因此鱼类不能生长。车过赛里木湖,向南一转,风景截然不同。由于公路远离艾比湖,因此未能一睹其尊容。于当日16时抵达伊宁市,立即去伊犁河岸边游览,河水略显混浊,河岸环境脏乱(已经开始治理了一部分),让人失望。原本计划从伊宁乘长途汽车,沿218国道去巴仑台,欣赏伊犁河谷风光,再由巴仑台乘长途汽车翻越天山回到乌鲁木齐,可惜正在修路不通车,而奎屯与库车之间南北穿越天山山脉的217国道也不通长途汽车,只得于19日按原路返回奎屯。
! ^7 K: D9 M- O, S! o& R  
  己酉,周穆王命六师将士进入旷原的湖泽,这里有硕鸟解羽(表明正是秋季,候鸟换羽之际),六师之人捕猎鸟兽三个月。
$ G$ w& l7 E1 S; n/ ~2 b  F  P- r  
3 o, G! ^3 d/ \* L7 \# ^8 Y  关于旷原的地理位置,学者观点不一,笔者赞成天山以北准噶尔盆地之说。这是因为,准噶尔盆地拥有众多湖泊,例如乌伦古湖、赛里木湖、艾比湖、白碱滩等,或许还应包括哈萨克斯坦境内的斋桑泊、阿拉湖、巴尔喀什湖等(原本属于中国领土),六师将士在这里捕猎天鹅、大雁、野鸭、灰鹳等鸟类(如今新疆仍然有这些鸟,只是数量已大大减少了),满载羽毛羽绒而归(羽毛用于装饰,羽绒用于御寒,当时应该已经有羽绒服)。遗憾的是,当地旅游介绍中,只知道大天池是西王母的洗澡盆、小天池是西王母的洗脚盆,全然不知道周穆王与西王母高峰会的重大历史意义,而这对天池旅游乃至新疆旅游资源的开发有着巨大的价值,对东西方文化交流和贸易往来亦是一座历史丰碑。
( |1 K5 f: k! m, B9 U+ n& n
  
  8 、在天山瑶池举行的周穆王与西王母的高峰会
  
0 h) l* O/ N( F2 j1 b7 U  920730分乘长途汽车于当日1040分到达乌鲁木齐,游览国际大巴扎购物(头巾、熊牙、石榴石、维吾尔族的花裙子、新疆音乐CD盘)、吃了一份地道的手抓饭,次日再去买了一斤烤全羊。921日,最后一站去天山游览天池(清代以前称瑶池)和西王母庙。在北疆十几天的路上人们都很友好,非常顺利、愉快。不料在乌鲁木齐却遇上黑旅行社和黑导游(正在投诉中),耽误了游览时间,没有来得及考察天池西王母庙的文化信息。
& }" Z& p' [" M$ Z8 G  
3 n- W, s  S# S: S  吉日甲子,周穆王宾于西王母,送的礼物是大批丝帛,顾实考证这一天是七月二十八日,亦即盛夏刚过、候鸟羽毛丰满尚未迁徙离去的时候。
2 ~6 L1 ^7 W, ~* G: V  
& B3 c* a- W- G1 ~  乙丑,周穆王觞西王母于瑶池之上,双方举行了历史性的高峰会。会议结束后,西王母先行离开还归其都,周穆王登上弇山,种下一棵槐树,题字曰西王母之山
$ m7 T3 Q+ g% c  p  
  天池三面环高山,一面则为缓坡,这种特殊的地形地貌,为周穆王与西王母的高峰会提供了理想的场地。穆天子来到天山瑶池与西王母会谈,用丝帛换得进入旷原的狩猎权;而西王母先行离开,正是为了将高峰会达成的协议(丝帛换羽毛)及时传令各部落。

9 、东归之路

9221151分,由于未买到T70次列车(乌鲁木齐开往北京西)的卧铺票,改乘596次列车(乌鲁木齐开往南京西),于24439分在郑州下车,换乘T62次列车(昆明开往北京西,该车座席人较少,可以躺下补一觉),在当日11时半返回首都北京,结束了重走周穆王西巡路(新疆南疆地区将留待日后再行),托穆天子之福一路平安,而周穆王在天之灵亦当感慨三千年后有人重走其开辟的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西行之路。

7 E, [7 H3 y4 O8 d- P* L- [  己亥,穆天子一行载羽百车,踏上东归之路。

* [; d7 ~* T- ~* K; x  周穆王西巡的返回路线,与来时有所不同,大约是沿天山东脉(巴里坤山)、大马庄山、马鬃山、大红山(在《五藏山经》里属西次三经)的北麓,一直向东行,穿越阿拉善高原(巴丹吉林沙漠)时遇到缺水危机,饮马血而解渴,就这样直抵黄河河套,然后再沿太行山南下,返回国都洛阳。《穆天子传》卷四称宗周(洛阳)至于西北大旷原,万四千里;乃还,东南复至于阳纡七千里,还归于周三千里。返程少走四千里,应该是因为没有绕道河西走廊之故。这里需要指出的是,周代的1里约333米,约为今日里长的三分之二(周尺约18·5厘米)。

/ O/ ~. C4 T  D) t9 G/ q  关于周穆王西巡路线,目前学术界并无统一意见。顾实认为周穆王西行横跨欧亚大陆,远达华沙平原。常征认为周穆王西行范围不超过今日甘肃、青海一带。小川琢治(日)、王贻梁、王天海等认为周穆王西行抵达天山以北的准噶尔盆地。笔者基本同意第三种观点,需要补充的是,周穆王的六师将士有一部分可能抵达了今日哈萨克斯坦境内的众多湖泽地带。由于这个问题涉及到西王母的身份,以及周穆王与西王母高峰会的目的,笔者将另外撰写专文《周穆王与西王母的高峰会:丝帛换羽毛》、《撩开西王母的神秘面纱:准噶尔部落联盟女酋长》进一步讨论。


Let's Finance!财富创造美好生活!爱财务、爱生活!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