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如何选择你的老板

1.市场交易中的领导力

随着市场化的深入,“励志”的书籍也热门了起来。人们发觉在一个高速流动的社会里,怎样与人相处,如何调适工作环境,要比你原来是什么,原本有多大能耐,比如学识或学历之类的,要管用得多。

励志书籍的一大门类是讨论如何获得“领导力”(Leadership)。成为领袖人物,无论在政界、商界、学界、文体娱乐界,都是人们所向往和渴求的,“领导力”书籍因而热销起来。这类书籍常常以成功人士的生平事迹和逸闻为脉络,讨论领袖之所以为领袖的种种因素和秘诀,比如家庭背景、本身禀赋、童年遭遇、风云际会等等,这不奇怪,英国史学家卡莱尔早已指出,对英雄的崇拜乃是人类的天然倾向。

然而,这些书至少有两方面的缺失。

其一,对领导力尽管有各种模型和理论,大多是事后的追认,并不能分析出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日后的领袖人物,甚至连怎样的行为才能够被界定为“领导艺术”,都莫衷一是。读者对挖掘自己身上的领导潜力所寄予的厚望,于是大打折扣。难怪管理大师德鲁克就痛痛快快地指出,所谓有“领导力”者,就是吸引追随者的能力。

其二,这些书的取向专注于领袖本人,而没能从追随者的角度——绝大多数读者都是追随者——来讨论领导力的效用。实质上,领导力是一种关系,领导者和追随者互动的关系,而不是(起码不全是)领导者的气质、品格、命运。作为追随者,你我的真实要求其实是怎样替自己挑选一个好的领导。曾几何时,一个伟大领袖每每言出为法,举步成经,而民众只有匍匐领受的份。市场化使这种关系幡然改观,给了我们选择的压力,也给我们以选择的空间,这才是领导力的探索和讨论之所以变得吸引人们的地方。

在一百年以前,尽管战乱、瘟疫、饥馑频仍,世界本质上还是“稳定”的:几乎所有的人在生下来时就明白自己是谁,将干什么——他们的职业多半在父母的行业,他们将住在哪里——和父母的住处相近,甚至将老死在那里,总之和出生地相去不远。这给人们带来“稳定感”,不论你打算“乐天知命”还是“悲天知命”。然而市场化把这一切给颠覆了。西方发达地区的民众约在80年前就必须面对的这种惶惑和失落,在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在我国大规模地凸显出来。其后果之一,就是怎样摆布人际关系,显得越来越重要。它强烈地影响着你将干什么,将住在哪里,将成为怎样的人。

社会心理的实践告诉我们,虽然和你同时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有六七十亿之多,但真正与你有重大关系的可能不会超过50个,而决定你个人幸福和满足感的,所谓紧密层的人,又会少于15个。其中最重要的父母、孩子、配偶,他们是怎样的人,与其说是你的自由选择,不如说是你的运气。父母、子女自不必说;即便是配偶,表面上是你精心选择而来,但这个选择常常会令你必须多方让步妥协,改变自己的习惯和价值观,并且不断加以补偿才能维护和谐关系,若是彼此尚有“缘分”的话。

2.在市场里挑选你的老板

紧密层之外不到50个将对你产生影响力的人当中,紧要而又有可能由你选择的,恐怕就是你的“老板”了。

在市场经济里,人们所关切的,是怎样才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和在一个合适的领导手下工作。这里的领导显然不是什么历史伟人,而是交易型的领导。在市场里就业,多半是这种关系,当人们为了增进自己的价值而主动进入交易,以劳务换取薪酬,还经常需要讨价还价,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就建立了起来,并在(明确或默示的)聘任和雇佣的合同期间内持续着。和追随英雄型领袖不同,这类领导及被领导的工作关系的目标相当实际而具体,鲜少信仰和道德的涵义。

选择老板的自由,如前所说,在国内还是比较晚近的新事物。和传统社会不同,那时人们常常终身从事一种职业,在一个“单位”里替一个头儿打工,很少会有机会改变。在那种年代,老板的重要性应当列于紧密层里。

市场化要求人的流动,要求人们不断改变工作,更换领导,于是选择领导就成了追随者经常性的需要。可惜的是,关于领导力的书籍没有跟上时代的脚步,多半还停留在塑造英雄供人景仰,而不是从跟随者的角度来揭示领导力,来指导他们怎样选择领导。

人们在一个企业里共事,有三个方面的因素值得评估:技能、价值观和性向,它们对促进或促退协同的成效起着关键的影响。企业里的领导—服从的关系,在有限的时段里为有限的目的而运作,十足地属于交易型,较少涉及人们的价值观,于是不同信仰取向、文化习俗、兴趣爱好的人都能在专业精神之中紧密合作。工作技能自然有基础性的重要,然而人们也发觉,在一个组织里员工技能的发挥和职位升迁的程度,与他们直接的管理人员,也就是所谓老板的关系往往有着显著的关联。(作者系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商学院教授)
收藏 分享
分享到: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内容的重点好像阐述的不够,还没说完就没了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