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网管仲论坛's Archiver

我们爱民主、我们爱自由、我们也爱财富!我们尊孔子、我们尊老子、我们同尊管子!

伊凡 发表于 2014-5-28 14:33

中国式融资困局:亿元级项目溃于千万贷款

[p=28, 2, left]今年中国经济运行的趋势难以让人乐观,在“三期叠加”大背景下,金融如何支持实体经济这一旧话题不断被摆上台面。
[/p][p=28, 2, left]近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内蒙古调研时指出,要针对企业反映的实体经济资金总体紧张,特别是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运用适当的政策工具,适时适度预调微调,盘活资金存量,优化金融结构,保持货币信贷合理增长,推进金融改革,营造良好的金融环境。[/p][p=28, 2, left]以下这个外商来华投资的案例,不失为“中国式”融资的一面镜子。[/p][p=28, 2, left]“我在中国香港长大,上世纪70年代加入了澳大利亚国籍,并一直在那边做生意,9年前决定来内地投资时,连普通话都不会讲,现在我已经对开发区很熟悉啦。”蔡国雄一边开车一边感慨。[/p][p=28, 2, left]不过,如今让他陌生的是中国的融资环境。由蔡国雄担任总经理的天津澳凯电子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澳凯电子),是一个数亿元的外商投资项目,按计划于2008年1月竣工投产,旨在打造北方最大的柔性电路板生产企业。但事情的进展未按照他的预期发展。[/p][p=28, 2, left]根据天津海关记录显示,澳凯电子公司超过2亿元的进口设备到位已经8年,至今仍搁置在车间,部分生产线尚未拆除包装。这一当时被天津滨海新区十分看重的招商引资项目,在厂房建设时遇到工程延期问题,并对企业在银行的融资产生了影响。[/p][p=28, 2, left]《每日经济新闻(微博)》记者了解到,蔡国雄在融资过程中感受到中国式融资的种种不合理,比如先还后贷导致过桥资金成本高企等。这一案例也折射出实体企业在中国融资的难题。[/p]
[p=28, 2, left][b]重点项目遇开工难题[/b][/p][p=28, 2, left]一份2005年经天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领导批示的文件显示,澳凯电子在开发区建设柔性电路板生产厂,主要生产单层及多层柔性电路板。该项目投产后,将成为国内最大的软板生产企业,中国北方唯一的具备软板卷对卷生产能力的生产商。[/p][p=28, 2, left]据蔡国雄介绍,那时国内柔性电路板生产企业不多,且规模都较小,区域主要集中在珠三角一带,市场存在空白。上述批文也显示,时任开发区管委会的领导对澳凯电子落地园区十分重视,为其顺利建设投产,做了“条件尽可能好”的批示。[/p][p=28, 2, left]但当《每日经济新闻》记者5月中旬来到位于天津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十三大街的澳凯电子时,入目尽是一片清冷凋敝,厂房周围杂草丛生。“澳凯电子从未正式开工生产,2006年进口的设备一直处于闲置状态。”蔡国雄说。[/p][p=28, 2, left]记者获取的天津市出具的海关文件证实,上述设备合计324套,进口价格2790万美元。“设备至今仍不落伍,就算在珠三角,这么大产能的公司也并不多见。”张子恒是澳凯电子成立初期从珠三角北上应聘而来的工程师,也是目前公司仅有的六名员工之一,目前留驻公司负责设备维护和整理文件等杂事。[/p][p=28, 2, left]他介绍说,最近几年电子产品正在经历一轮更新换代,柔性电路板是智能手机、平板电脑以及触控产品等消费类电子产品的必需零件,在医疗设备中的用量比重也越来越大。[/p][p=28, 2, left]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贸易发展局企业运营服务领导小组办公室某工作人员表示:“澳凯电子挺大的,但停了好多年没开工,我们当然希望公司能够开工,这对于园区税收等都有好处。”[/p][p=28, 2, left]导致澳凯电子无法开工的直接原因在于厂房建设并未如期竣工,澳凯电子与厂房建设项目总包江苏天宇建设公司(下称江苏天宇)因为工期延误等问题各执一词,并数次对簿公堂。[/p][p=28, 2, left]《总包合同》显示,总承包合同约定的竣工日期为2008年1月31日,合同金额为1800万元,工程时间总计6个月,但如果根据房产证下发时间定义工程完成,时至2010年6月份,项目建设才算正式完成。[/p][p=28, 2, left]蔡国雄说,江苏天宇因原材料涨价以及与分包商关系处理不畅等原因,导致工程屡屡被延误。江苏天宇该工程负责人丁宝喜表示,因为澳凯电子拖欠工程款导致工程延期。[/p][p=28, 2, left]2011年开始,天津澳凯电子与工程施工方江苏天宇建设集团就一直围绕厂房建设以及工程款问题在打官司。双方三年多时间已经先后六次对簿公堂,其中一份额度550万元的项目补充合同逐渐浮出水面。此后双方数次进行的诉讼,其核心均是针对这份合同展开。[/p]
[p=28, 2, left][b]争议合同堵死融资渠道[/b][/p][p=28, 2, left]2008年,澳凯电子在天津当地银行获得总计3200万元的固定资产贷款,抵押物为在建工程及土地。“当时我们因为需要400万元资金向其他分包公司支付工程款,需要从在建工程贷款专户中提取这笔资金,尽管该笔贷款已经划入澳凯电子专户,但是如果使用必须提供使用去向。”蔡国雄说。[/p][p=28, 2, left]“由于这些分包合同金额普遍小,当时该银行行长给我们出了一个主意,让我们直接拿一份金额大的合同,以方便审核,我们就与江苏天宇在总包合同之外,签订了这份所谓补充工程协议。”蔡国雄称。[/p][p=28, 2, left]《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咨询多位银行人士得到的答案是,如果情况属实,这就是为了提取专户贷款而签订的一份合同。“固定资产贷款是专款专用,很多时候也存在漏洞。但银行领导认为企业偿还没有问题的情况下会为了方便而如此行事。”银行人士表示。[/p][p=28, 2, left]记者拿到了蔡国雄口中经常被提及的“假合同”的原件,以及获得贷款的资金流水账单,里面一笔账目往来让人难以理解。依靠550万元的《补充协议书》,银行于2008年11月7日审核通过了这笔贷款的使用请求,资金由专项资金账户直接转至江苏天宇建设的银行账户。[/p][p=28, 2, left]当年11月6日,江苏天宇提前一日向澳凯电子开具一份400万元的收款收据显示,其中资金流转一栏证实了这笔资金的往来依据为上述550万元的补充协议。[/p][p=28, 2, left]而就在11月7日当天,澳凯电子在银行资金到位之后向江苏天宇建设开具一份收据,金额为400万元,证明江苏天宇又将钱打给了澳凯电子。在蔡国雄看来,施工方给建设方打款并不合情理。[/p][p=28, 2, left]记者询问上述资金为何会由施工方转回澳凯电子账户,前述江苏天宇该工程负责人丁宝喜对此回应称,“你问他们,我不负责财务的事。”[/p][p=28, 2, left]相比澳凯电子超过两亿元的投资额,这份合同的金额并不大,但由于江苏天宇起诉澳凯电子拖欠550万元工程款,而对澳凯电子产生的一系列后续影响,令蔡国雄始料未及。[/p][p=28, 2, left]他介绍说,工期延误导致此前资金安排计划被打乱,企业一直没有开工,银行贷款本就偿还困难,企业最近三年还一直处于诉讼状态,房产证在法院被保全,在没有订单以及经营流水等其他抵押物的情况下,尽管土地厂房评估价达到7000万元,也很难再获得贷款。[/p][p=28, 2, left]一位熟悉银行信贷规则的人士表示,银行很害怕企业可用抵押物被保全,这说明企业发展前景将有不确定性,何况澳凯电子没有经营流水,所有偿还抵押均只能体现在厂房土地中。[/p]
[p=28, 2, left][b]外商不解“中国式融资”[/b][/p][p=28, 2, left]蔡国雄在中国没有关系网络,但由于项目前景好,前期投资额大,因此贷款只与某五大国有商业银行当地支行进行一笔合作,但正是这首次与国内银行合作便让其领略了“中国式融资”。[/p][p=28, 2, left]这笔贷出时间为2008年,总计3200万元的贷款被拆分为两笔,分别为1200万元与2000万元,期限分别为两年和三年。蔡国雄表示,由于工期一再被拖延,工程质量不达标,澳凯电子并未进行竣工验收,也自然没办理房产证。但进入2010年后,1200万元的项目贷款即将到期,为能顺利继续从银行贷款,澳凯电子也只能选择先办理房产证,以便可以利用房产证进行抵押,继续获得贷款。[/p][p=28, 2, left]他说,如果工期不拖延,项目建设后企业直接投产,固定资产贷款距离到期还有至少一年时间,而企业还可以利用厂房土地抵押办理流动性贷款,资金就顺利运转起来了。[/p][p=28, 2, left]流动性贷款环节又出现变故使得本就紧张的资金链更加难以维持。该银行给澳凯电子的授信额度为8000万元,但2010年贷款环境已经与2008年和2009年的宽松时期有明显改变。银行贷款变得更加“艺术”,由于澳凯电子面临资金周转难题,银行方面给出的解决办法是将到期和还有一年才到期的固定资产贷款汇总全部转为流动性贷款,并以两次6个月期限承兑汇票方式发放。[/p][p=28, 2, left]上述天津当地银行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样银行无疑是最大的得利者,8000万承兑汇票中,保证金比例是50%,即企业需要4000万元存在银行中,银行存款得到保证。[/p][p=28, 2, left]蔡国雄介绍说,他们可以支配的贷款其实只有4000万元,实际用途是偿还3200万元的项目贷款,这也是银行给他们转流动性贷款的条件,剩余800万元,基本上支付衍生出的利息后也已所剩无几,无法支持开工。[/p][p=28, 2, left]“承兑汇票对企业十分不利,工厂根本没有真正投产,在产业链上下游均没有话语权,拿到期限6个月的承兑汇票,企业只能贴息变现。”蔡国雄说,以往在澳大利亚和银行打交道时,银行一般都会考虑企业实际情况和需求,选择合适的贷款方式。[/p][p=28, 2, left]他表示,企业授信额度为8000万元,结束固定资产贷款周期后,有土地和厂房作为抵押,即便只贷给公司5000万现金,偿还此前3200万元固定资产贷款的本息后,也还有流动资金可以使得工厂开工。[/p][p=28, 2, left]这并非孤例,全国多个企业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如果去银行贷款的话,企业现在都会先问银行信贷员,是给现金贷款还是承兑汇票。[/p][p=28, 2, left]由于融资链条在流动性资金处断裂,蔡国雄没有营收的公司自2010年就开始陷入还贷续贷循环。[/p]
[p=28, 2, left][b]无奈借助过桥资金[/b][/p][p=28, 2, left]过桥资金也开始与蔡国雄产生交集。“银行需要先存入8000万承兑汇票的一半作为保证金,才能放出承兑汇票,我只好先找过桥资金。”蔡国雄先从过桥资金处借4000万元存入银行作为保证金,银行放出8000万元承兑汇票,蔡国雄全部贴息变现后,偿还过桥资金本息,再将其余3000余万元偿还此前的固定资产贷款本息。[/p][p=28, 2, left]据当地银行人士介绍,天津当地这种过桥资金的费用是每天千分之三左右,4000万元过桥资金每使用一天的成本是12万元,银行放款往往会在还入旧贷款5天之后,有时候甚至会超过10天。[/p][p=28, 2, left]2010年至2011年这一年中,澳凯电子虽然实际获得一年贷款,但分两次六个月期限承兑汇票形式发放的结果是,他需要多一次偿还过程,只能依赖过桥资金。[/p][p=28, 2, left]“既然是流动性贷款,还款周期不应该这么短,银行一般会核实企业情况后直接予以续贷,这样更合理,否则企业只能找高息过桥资金帮忙。”蔡国雄说道。[/p][p=28, 2, left]2012年初那家银行最终停贷,蔡国雄辗转找到另一家股份制银行,仍以土地厂房抵押,贷出4000万元,清偿掉前家银行的贷款利息和过桥资金利息后,企业资金链处于断裂状态,唯一一笔贷款也已经逾期半年。[/p][p=28, 2, left]尽管蔡国雄土地厂房评估价能达到7000万元,但目前企业再获得贷款的可能性已经很小。银行人士认为,澳凯电子融资主要障碍有两个,一个是银行有一笔4000万元贷款已经逾期,信用记录不良;另一个是企业官司不断,虽然涉及金额都不大,但是由于缺乏其他抵押物,保全内容均为澳凯电子的土地厂房。这样的情况下,信审很难通过。[/p][p=28, 2, left]蔡国雄说,最坏结果是企业厂房土地拍卖偿还逾期贷款,对企业来说,整套生产线设备超过两亿元的投资才是最大损失。“这些设备评估价值仍能过亿元,但很难找到买家,卖废铁不会值钱。”[/p][p=28, 2, left]天津经济技术开发区经发局外资科负责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机器设备和原材料可以到工商局做抵押登记,进行公示,如果将来设备要卖,要优先偿还银行贷款。[/p][p=28, 2, left]但政府人士的建议很难实现,“真不好融资,机器设备在2008年之前,还可以抵押,当时银行的目的主要是冲业绩,但金融危机之后,很多厂子都倒闭了,出现很多以设备抵充还款的情况,银行不是资产管理公司,获得机器设备后也很棘手。”上述银行人士说道。[/p][p=28, 2, left]蔡国雄咨询抵押担保公司得到的答案也类似,“通用设备获得贷款的可能性还大些,但我们的设备是专用设备。”上述经发局外资科负责人说,政府对于企业融资方面的帮助,更多是从产业角度,比如节能环保行业,只要符合条件,政府可能会提供一定比例的贷款贴息,但政府没有职责给企业进行担保,对于这种事情无法给予更直接帮扶。[/p][p=28, 2, left]转自《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胡健,发自天津。[/p][p=26, 2, left][b][font=仿宋]
[/font][/b][/p][p=26, 2, left][b][font=仿宋]
[/font][/b][/p][p=26, 2, left][b][font=仿宋]致力于企业管理实践,专注于财务技术开发及应用![/font][/b][/p]
[p=26, 2, left][b][font=仿宋]安德总裁训练营微信号:and11520[/font][/b][/p][p=26, 2, left][b][font=仿宋]安德财务总监俱乐部微信号:ANDCFOCLUB[/font][/b][/p][p=26, 2, left][b][font=仿宋]安德财务总监俱乐部QQ群:201960521 [/font][/b][/p]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