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张问孔子:何如斯可以从政矣?

发布: 2010-1-15 00:21 |  作者: cfoteam |   查看: 133次

子张问孔子:何如斯可以从政矣?子曰:尊五美,屏四恶,斯可以从政矣。
治理政治要尊行五美、平四恶。在工厂管理中,我取其中五美、三恶来讨论。
五美者:惠而不费,劳而不怨,欲而不贪,泰而不骄,威而不猛。
  惠而不费:

花钱买人心也是方法之一,但它不是最好的方法,它是一种交易,它也会伤害成本结构,使企业丧失竞争力;而且花钱有一种反效果,毕竟人欲望无限。年年调薪,只要一年不调,人们就会抱怨:有调时不能感恩认为是应该的;无调时,意见就大啦!所以花钱买人心是最下策的。



我在管理上一直强调:鼓励优于奖励,奖励充满危险性,奖励本身往往有不当、不平。因为考核是奖励的前提,考核作业本来就有危机。该奖者未奖,该奖多者给奖少了,该奖少的奖多了。今年得奖啦,明年没得,心里不好受,面子是问题。这个月得奖了,下个月同样表现,唉!奇怪别人得奖啦!心里又不平衡啦等等。所以奖励只是激励方法之一,我强调,还是满足人的荣誉感、成就感,激起人性的光辉的鼓励比较没有负作用,而且比较是惠而不费的工夫。



我提过,有人在别家公司工作,月薪1000元的,他愿意从头作起在我厂领600元的。又有许多年青人刚出社会,宁愿在我厂拿200元工资,不去别厂领600元的。这是因为我厂能提供一个自由、开放、尊重的学习环境。许多慕名而来的员工来加入我们的行列,努力工作,诚实、负责、创造效益。那个自由、开放、尊重是不用成本的。它只是一个设计、一个坚持,给他们一个环境而已。



惠而不费的最完美体现就是“仁爱”。把“仁爱”落实在制度上是最节省成本,最能制造效益的功夫。我常说:卖任何东西都要成本,卖完了货,要拿钱出来补货;世界上只有一种东西卖不完,会愈卖愈多,它不用补货,也不用成本,它永不损丧,也不折旧,那就是爱心。有爱心的人,他的爱是愈给愈丰富的。



中华民族最伟大,也最成功的慈善家,令中国人最感骄傲的人物证严法师,她给了几十年的爱,长期的奉献给全地球苦难的人们,她的爱没有用完,不但没用完,你们听,你们看,她的爱不是愈来愈丰富吗?松下先生不也是很舍得给吗?松下公司的财富也没有给完啊!松下先生本人生前占的股份比例没有超过百分之三啊!



这些伟人一生给了这么多,他们也因此拥有更多,这种给的艺术,就是惠而不费的最高境界。事实上给的本身带出来的生命力,创造力是无穷无尽的。为什么福利完善的公司反而赚钱,因为这些老板最能了解恩惠永远不会是浪费。所以惠而不费是政治的第一关,也是管理的第一天。



劳而不怨:               

把第一关做好,得到员工的信服后,就可以信而后劳其民了。毛泽东搞革命的时代,许多人不愿意跟蒋介石大鱼大肉,宁可跟他饥寒交迫,为什么毛要大家上山下海大家乐意支持?信服他呢?身为老板的,如果公司流动率很高,如果公司好象人才训练基地,那么应自我检讨,不要只会抱怨员工不是。



我在大陆十多年,唯一感到最大的安慰是我带的团队没有罢工过,员工流动率也非常低。他们愿意与我一起劳动,是因为我以诚相待,我奉劝那些徘徊在王道管理或术道管理犹疑不定的经常者,不要怀疑,去试试看“爱”的力量有多大。它不是随时见效,本来一个优质文化的形成,就非一蹶可及。



它是点滴的巩固,尤其在一个这么邪恶、人与人之间这么疏离、这么仇恨猜疑的社会,突然推销这些理念,别人难免产生怀疑与观望。一时的没有响应或没有相对情谊的表现都是要去谅解的。文革十年对人性的摧残,不可能在几年内痊愈,这个病是要大爱才能治愈的。



这个社会现在最缺乏的不是资源,中国的社会已脱离总供应量的问题,而是分配问题。如果百分之十的人占据百分之九十的资源,而百分之九十的人只分配到百分之十的资源,那么中国很难避免再一次革命。快速合理调整全社会的资源将是刻不容缓之大事。



许多老板问我管理的事,我大部分先回答一句话:只有一个方法就是丰富他的爱心,纯化他的慈悲。这个事情老板先作到了,其它事情也就会圆满啦!共产党员先生们,治国也是一样,如果要中国人能心甘情愿,劳而不怨,依照孔子的话去做是不会错的。



欲而不贪:

企业的目的,首先当然是将本求利,求利的目的,当然是要先安顿自己,改善自己的生活条件。然而行有余力时,也应该拿出部分的利润来实践仁义之举啊!求利的欲望本是好事,一个不能求利的社会必定是落伍的、死气沉沉的。



全世界的共产国家都是贫穷的,为什么呢?他们反对求利,他们竟然不知道求利是整个人类社会进步的原动力,毛泽东一辈子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倡导绝自私求公利,喊着大家来跃进,结果果然如这个“进”字一样,走到井里面去了。毛主席的确把大家带到井里面去了,不幸的我们造一个“进”字,我们的命运竟然跟那个字一模一样,还好邓小平把大家又从井里拉出来。



我还是趁这个机会,在此建议把进字写回原来的进吧。欲不是坏事,人生无欲则无目标;公司无欲,公司成立干何用?只是个人也好公司也好,目标达成后,别忘记回馈员工分享员工,这叫欲而不贪吧。



泰而不骄:

做一个老板或公司的主管,在处理公司的大小事情上都能沉着冷静、从容不迫,有大将的舒泰风范,但不流于傲慢。遇急事能缓办,遇缓事能急干。在缓与急当中,有他的定静、安虑的功夫。有这种修养的人,就能泰而不骄了。



威而不猛:

这边的基本要求是衣冠端正,容态庄重。但这只是外表的功夫,至于内在的功夫,要如何才能达到威而不猛呢?只有外在的衣装,脸部的表情够吗?一个人格不磊落的人能威而不猛吗?我个人觉得威而不猛之形象最主要应来自于集义养气的功夫。不管对公司的士气维护、公司文化的巩固,甚至公司弊端的改革都能有舍我其谁的气概,则焉有不威之像呢?总之这个威是一个人多方面综合气质的完美展现。给别人的自然印象,具体应包括见识、气度、人格……



公司要用的最高级主管,就是要找这种人来担当,因为唯有这种人才能做公司的精神领袖。

三恶者:不教而杀,不戒视成,慢令致期。

这三恶是治国里面的三大禁忌,其实更是治厂的三大失败。



不教而杀:

如果整个社会在生病,社会里面的个体就不会知道自己在生病,如果整个社会都很懒,这个懒者并不知道自己懒。一个浪费、虚荣、缺德的社会,必须要有一个节俭的、踏实的、有爱的社会来对照,才能显出它的病。对于病态的觉知,有个常态的对照是必要的。



共产主义的实施,文化大革命的残害,弄出一个道德标准很低、善良人口很少的社会。这个社会里面有几个人能觉知中国已经变成一个懒人的社会呢?整个社会的粗暴、野蛮、龌龊,有多少人能意识到呢?



黑人没有看到白人以前,你跟他说,“他是黑人”。他会弄不清楚你在说什么?你要带一个白人在他面前,告诉他说,“他是黑人”。他才会晓得原来如此。你要告诉大陆同胞说他们很懒,你必须向他们示范勤劳的标准是如何?为什么说要示范呢?因为口头说的标准是没有用的。因为语言文字是会产生认知的差距。



很多台商没有弄清这个认知差距的存在。于是在很努力、积极的口头要求、宣告之后,就开始期待他们来表现。结果仍然发现他们很不勤劳、很浪费。货车司机仍然不搬货,所有的司机停车等人时引擎不熄火。所以就开始罚人、骂人。



这是老板不对,不是大陆员工不对。因为人民公社已把人搞成那种习性了。你要用这些人,你就要有耐性地、一步步地把他们带回正轨来。因为如果他们是台湾人那么勤劳、那么节俭,那台湾人还有机会吗?这个理解、这个谅解是很重要的。其实大陆人也不是不勤劳。他们在家里做家事、种田、干活,还是很勤劳的。只是公德心差,没有正确的职业道德观、公德心。



职业道德观对于经过三四十共产计划经济活动的人们而言,它是新的观念。要培养这个新观念,要他们产生一个新态度,我们要觉知、意识到教化是不可或缺的过程。这个教化工作的进行,动力来自于我们对整个中国社会的理解与同情。人民是无辜的。执政党的错误政策是要负责的。每一个人都是这个错误路线的受害者,为什么要有这个同情?教化?因为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



我们要面向未来,只有劳资的合作,只有劳资彻底了解他们彼此是生命共同体,了解双方合作是双胜,双方对抗是两败。教化是费时费力的,没有速成的教化,它必须是点滴的累积才可成功。不像机器的更新,买一部先进精密的机器,一下子就可安装搞定。



中国人不讲诚信、不重公德的恶习要所有的企业家用三个心来改造的,那三个心就是:爱心、细心、耐心。用这三个心来改造你的员工。第一个受益的会是企业自身,跟着整个社会也受益。所以它将是全中国企业的使命。



老板们,这里的鸡蛋只有一种,孵蛋是费时的,你要有这个耐性,慢慢去把小鸡孵出来,好好养它,细心照顾它。有一天,这些小鸡也会变成雄赴赴、气昂昂的大鸡。开除一个人总是简单、快速的。但在解决人力问题上不会是有效的,要人才还是自己来训练栽培吧!毕竟人力是要买得到的商品,有道德、可担当的人才,可不是买得到的商品呀!



不戒视成:

凡事离不开四个程序:计划、执行、监督、考核。目标由公司订,请各部门参与计划,分层实施。最后有否达成目标,主管仍需付最大责任。所以事情进行当中,监督、辅导是尽责的表现。何况从下面几种现象发现,从旁协助,细心监督本身,对于保证目标之实现也是绝对的必要:



第一:  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多一双眼睛看着,总不会是坏事。执行者,监督者两个不同责任层次互相提醒,磋商,尤其是面对复杂性高、时间性长、工序性杂的工作,协作绝对是个必要。



第二:防呆原则:无论口头或书面下达的指令,边做边看。看看执行者对于计划者的意图,有没有作正确的理解?这是预防效果的发挥。



第三:贯彻力度:有些人天生就是被动,他们需要有人盯着做事。他们做事要有人陪、有人催。这些人比较缺乏自我实现的态度,如果不盯着这些人做事,有一天你再去查看时,说不定进度已经严重落后,临时再抱佛脚恐怕也要耽误大事了。



第四: 劣根性的必然存在。事情除了如期做完以外,不论商品也好,服务也好,在这个完全竞争的市场里,把事情作美也是成败的一大关键。但苟且马虎恰好是人类必然存在的劣根性。事情进行中,没有监督机制,放牛吃草是非常危险的。



省了一分的监督成本,事后要弥补错误的代价恐怕会是十分惨重的。所以在管理上,预防总是优于治疗,依我的经验,许多公司成功与否与这个公司对于人类劣根性在工作上产生的负面影响的关注程度有相关。



我认为对于劣根性的关注表现在平时的教育与事务进行中的监核。我们希望通过平时不厌其烦的教育,教导员工对于自身的了解、对自我意识的醒化。目的就是唤醒一个人自我透视、自我监督的能力,这种自律工夫的深浅、自律功夫之厚薄,与一个人一生的成就有绝对的相关。



我个人在工厂管理的工作上是最重视这一个层面的,因为培养一个人才,技能的传授只是一小面,完美人格的塑造才是最大的一面。这就是我为何把厂训订了八个字:诚实自律、勤劳自动。因为我深知要征服人类的劣根性有两个本质是要克服的:一个就是贪得,另外一个就是懒惰。



克服这两个负本质,对一个人的教化工作几乎完成一半了.在我对各级干部的演讲中,我就索性将管理两个字定义成:“不使人类的劣根性在工作上产生负面影响的一种长期关注与奋斗”。注意这五个字:关注与奋斗。为何要关注?因为不可不戒视成。为何要奋斗?因为奋斗是指对员工基本人格教化工作的努力进行,与时进行。只有把这个基本人格教育好,这个防不胜防的压力才可以减低,否则把大量的人力放在监督工作上毕竟是伤害成本的。



慢令致期:

影响品质的三大要素:设计品质、材料品质、制造品质。其中以制造品质最容易失控。一个产品之开发,首先一定在R、D部门谨慎研究,把设计本身与可取得之材料作个彻底组合,作为量产时的工程依据。然而投入生产后,由于三个M的不断变化(三个M指Machine,Man,Material),可以说使产工作危机四伏。要想得到最安全的控制,其中一个因素是时间因素。



时间仓促,本来可顺利完成的生产,可能因此失败。所以争取较多时间给制造部门去准备、去进行,是减少不良率或返工的最佳策略。然而我们可能遇到很多工厂各部门的本位主义作祟,对于其它部门欠缺理解的态度,例如业务部门接到订单,本来可以几个小时完成资料整理,将信息转下去给生管人员的,但可能由于单位间不能相互体贴,资料整理由二个小时拖延二天。而生管在安排物控请购、采购等程序可能又没加速完成,如此到制造部可能因为投入时间紧迫或用加班时间(高成本的工时)赶货,导致品质失控。这种慢令致期如果是外在的,那当然不可控制,但若内在的,那就不可接受了。



在管理上所有的不为也非不能也的事都一律不可以发生。这种事情发生愈多的公司,竞争力必然愈差。所以想要在市场上成功,公司作业流程的效率不得不予以重视。而慢令致期用在古代帝王统治时,就是贤臣们要求国王自己,不要延误了命令,却要人民限期作好。这是非常残忍的作为。而各级官员要下属执行任何事务,也都应该给予较宽裕的时间,以免百姓日夜赶工,苦不堪言。如历史上记录,隋炀帝为了游江南,要人民在短时间修筑运河,人民都在水沟中长时间工作,把脚都泡烂了。这一段暴政历史特别拿出来讲,我们也可以作为慢令致期的问题上最残忍的一例。
TAG: 孔子
打印 | 收藏此页 |  推荐给好友 | 举报
上一篇 下一篇
 

评分: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相关资讯